Siri 從不生氣

公司

前天 16:25

原文來自 Medium,作者 Angela Lashbrook,由微信公眾號棧外(ID:gh_333f09997fec) 編譯,愛范兒經授權發布。

Siri 是可有可無的嗎?或許大部分人會說,是的,可有可無。然而對于那些身體殘疾的 Apple 用戶來說,Siri 不僅是個有趣的「新鮮玩意兒」,而且在他們的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借助 Siri,他們可以完成很多難以辦到的事情——眼部障礙者能更輕松地打字和編程,而自閉癥患者則了解了更多的常識。

但 Siri 的功能還遠未完善。相關的語音助手研發者在產品設計的時候未能充分將殘疾用戶考慮在內,導致一些身體殘疾的用戶很難充分利用 Apple 產品。科技公司或應從開發階段就將他們的需求納入考量,因為也許他們才是最需要 Siri 的那群人。

▲原文來自 Medium,作者 Angela Lashbrook

「Siri 從不會生氣。」自閉癥患者 C.R. 說。

他要求只公開自己名字的首字母來保護自己的隱私。他的評論反映了 Apple 語音助手的一個特點,而人們往往意識不到這一特點。

「我們很幸運能擁有 Siri,」他補充道,「Siri 非常神奇。」

許多殘障人士認為 Siri 是一個重要的工具。我也與各種疾病患者交談過,從失明患者到肌性腦脊髓炎(疲勞癥)患者,從他們的反饋來看,Siri 仍然存在著很多問題,使其無法成為一個完美的無障礙工具,但 Apple 似乎并不急于解決這些問題。

在 6 月份的開發者大會上,Apple 公司僅發布了幾條關于其標志性語音助手的簡單公告:Siri 現在采用更加仿真的聲音;可以為 Shortcuts App 創建快捷任務(譯注:Shortcuts App 能夠創建多步驟的個性化工作任務流程,涵蓋 Apple 原生 App、第三方 App、Apple 服務和設置,從而為簡化任務帶來各種可能性),例如在你離開家時啟動播客應用程序;用戶在編輯回復短信之前不必再說「嘿 Siri」。

今年 8 月,Apple 公司宣布提升 Siri「人工分級」計劃的隱私保護功能。該計劃旨在提高 Siri 性能,并安排真人監聽用戶與 Siri 的對話。雖然 Apple 公司現在才采取措施有點遲了,但是總比無所作為強。

但也僅此而已了。在 9 月的 Apple 產品發布會上,Siri 還是被忽略了。支持 Siri 實現無障礙的用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 Apple 公司是否對產品給予應有的關注。

紐約全國盲人聯合會(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Blind of New York)副主席錢西·弗利特(Chancey Fleet)表示:「與其他許多平臺相比,Apple 在開發內置輔助功能方面一直處于領先地位,Apple 設備的功能更強大,用戶體驗更愉悅。然而,殘障人士畢竟只是少數。而作為少數群體,我們享受的服務也只是次優的。即便這些公司已經做到了最好,但它們仍可以多付出一些努力。」

軟件開發人員邁克·雷(Mike Ray)是一位失明人士,他表示自己會讓 Siri 進行聽寫,讓自己在公共場合保持注意力集中。比如說,有一些輔助功能能夠讓視覺障礙患者通過在屏幕上滑動手指和回復播報字母的語音提示來打字,但這些功能需要用戶集中注意力才能操作。

雷說:「外出的時候,我不喜歡把過多注意力放在手機上。我更喜歡用 Siri 發送短信和啟動應用程序,這樣我就可以把手機放回口袋里,自己也不會因為注意力不集中而感到不安。」

他希望設置默認電子郵件或短信的操作能夠更加簡單,如果只需要說出像「告訴薩拉(Sarah)我在火車上」這樣的指令就能完成操作,那么他就能更關注周邊環境而不是手機。

但對于那些說話方式與健全人士不同的群體,包括 Siri 在內的許多聲控助手功能都不夠齊全。

C.R. 說他利用 Siri 來記東西。對 C.R. 來說,問一些問題會使別人對他另眼相待,但 Siri 可以替他回答這些問題。「我弄不清時間,我還會問什么時候放假,這個月有多少天,」C.R. 表示,「我嘗試過問別人,他們都會發笑,或者告訴我我應該知道這些事情,也會告訴我他們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給予我幫助。」

C.R. 說,對于自閉癥患者來說,Siri 是一個神奇的工具,因為「我們并不總是了解常識」。

C.R. 說,因為自己總會忘記一些事情,比如午餐吃了什么,所以他希望 Siri 能更好地發揮記憶輔助的作用。為 Siri 配備記錄這些日常信息的功能可以惠及其他自閉癥患者,他們會經常忘記一些重要的信息,而 Siri 可以幫他們記下來。

Siri從不生氣

2018 年的一篇評論文章發現,關于像 Siri 這樣的聲控助手如何實現無障礙的研究很少。為評估 Siri 和 Google 助手是否可以作為無障礙工具,同年的一項研究調查了 18 名智力受損人士分別使用兩款助手搜索信息的方式。

研究發現,相較于打字,其中的 13 位研究對象都更喜歡使用聲控助手,因為它比打字更快、更容易操作,也可以更好地完成諸如設置日程事件之類的任務。這 13 個研究對象表示他們非常喜歡聲控助手,而且會選擇再次使用。研究結束后不久,就有幾個人在自己的手機上試用或安裝了類似的應用程序。

盡管如此,這項研究中的兩款聲控助手給研究對象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即使是那些喜歡使用它們的對象。對于語言障礙患者,或者說話聲音小、語速慢、經常停頓的用戶來說,這款軟件對他們不太友好。

在我為這篇文章進行的多次采訪中,這個問題反復出現:對那些說話方式與健全人士不同的群體,包括 Siri 在內的許多聲控助手功能都不夠齊全。在美國,有 750 萬人因為各種原因(包括帕金森氏綜合癥、腦癱、口吃、衰老等)而無法自己進行口頭表達。但這 750 萬人里并不包括那些聲音語調獨特,比如那些說話特別慢或特別快的人,Siri 很難適應這些群體。

「很明顯,它們在設計時并未考慮到我們。」

2017 年,患有疲勞癥的作家米森·希爾(Jamison Hill)為美國新聞網站 Mic 撰寫了一篇優秀的文章,描述了他患有的這種慢性疾病是如何發展的,影響了他聲音的清晰度和音量,導致 Siri 的使用效果大打折扣。

現在,希爾利用 Google 助手和 Siri 兩種軟件來完成各種任務:Siri 可以為他朗讀網上文章或幫助他校對自己的作品,Google 助手可以幫助他與家中的其他人進行交流。但是他說,自從他寫這篇文章以來,他并沒有看到 Siri 和 Google 助手做出任何改進。

希爾說:「我們很難回避這樣一個事實,即兩者的設計初衷都是為了便利那些身體健康的健全之人的生活,而不是讓殘障人士的生活更輕松。很顯然,人們在設計 Siri 和 Google 助手時并未考慮到我們……我仍在等待一款可以不用說話就能與之進行互動的輔助應用程序。」

堪薩斯州立大學的修辭和技術助理教授希瑟·伍茲(Heather Woods)也指出,Siri 無法適應擁有不同口語風格或身患殘疾的用戶。伍茲表示,「很多人不能使用聲控設備,是因為 Siri 不能理解他們表達的意思。對于殘障人士,包括那些聲音或說話受到影響的人來說,Siri 的語音功能大部分不起作用。」

弗利特說,當她訓練盲人或有視覺障礙的人使用 Siri 時,她會扮演 Siri 的角色,因為與虛擬助手說話本身就是一種技能。她表示「Siri 不能忍受用戶說話停頓」。

雖然熟悉科技的用戶會迅速適應像 Siri 這樣的聲控助手對用戶說話方式的具體要求,但是一般情況下,對于剛接觸聲控助手或者是剛患有殘疾的人,比如弗利特訓練的患者,來說,要適應軟件的特定需求可能會更困難。弗利特說:「新興技術用戶會因為這種持續的干擾而感到緊張,他們會變得慌亂,花費更長的時間。」

弗利特還指出,Siri 無法適應許多殘障人士部分超出常人的能力。例如,一些失明或視力障礙患者的聽力變得十分敏銳,并且能夠通過傾聽達到比視力正常的人更快的閱讀速度。

雖然 Apple 的旁白(VoiceOver)功能——能夠語音朗讀屏幕內容——允許調節閱讀速度,但 Siri 對每個用戶都是以同樣緩慢的語速朗讀,這對于習慣每分鐘聽 500 字的人來說可能是極其乏味的。

比如說,如果一個用戶想讓 Siri 播放本周的天氣預報,他們必須像聽其他人一樣聽 Siri 用緩慢的語速播報。弗利特說,理想的情況是,用戶可以通過要求 Siri 說得慢一點或快一點來改變這種設置。但就目前情況來看,雖然用戶可以改變 Siri 的性別或口音,但他們不能改變 Siri 說話的速度。

如果 Apple 和其他軟件公司在其技術開發中能夠考慮更多的殘疾種類,這種情況便可以得到改善,甚至可以避免。然而,據弗利特說,大多數為公司測試產品無障礙功能的殘障人士都像她一樣,每天使用這些科技產品并精通科技的人。

她表示,Apple 公司如果真的想使其產品面向更廣泛的群體,需要在產品研發過程中就將各種新出現的用戶群體、有語言障礙以及其他說話方式非主流的用戶考慮在內。

雖然 Apple 公司需要應對 Siri 面臨的許多問題,但我發現與我交談過的人大多對 Siri 持積極態度。這一發現得到了現有研究的支持,該研究評估了虛擬助手作為殘障人士工具的可行性。2018 年的另一項研究采訪了殘障人士對 Amazon 語音助手 Alexa 的看法,并進行了分析,發現他們對這項技術的看法絕大多數是積極的。

有些人用 Alexa 作為記憶輔助工具——癡呆癥患者可以詢問設備今天是什么日子;如果不記得如何撥號可以利用 Alexa 撥打電話。一些研究對象表示,他們很感激 Alexa 能夠做一些以前讓護理人員做的事情,比如在網上查詢信息,查看天氣,或者記下一些事情。

一位研究對象指出,他/她不必反復向護理人員詢問時間,「Alexa 幫我減輕了一些壓力,它表現很好,可以整天都回答同一個問題,而且從不生氣。」參與者對 Alexa 的批評與我許多采訪中聽到的批評類似:通常與 Alexa 無法適應語言障礙患者有關。

對幾百萬美國人,包括許多身體殘疾的 Apple 用戶來說,Siri 是一個有趣且有用的工具。他們發現,有了 Siri,他們能更方便地使用 iPhone 和 iPad。但是 Siri 也面臨著重大的挑戰,導致一些身體殘疾的用戶很難充分利用 Apple 的產品。

Apple 公司沒有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如果公司不把產品開發的重點放在改進語音識別軟件上,特別是提升 Siri 的殘障人士專用服務,那么 Apple 將錯過了大量關鍵用戶,這些用戶理應得到比 Apple 目前銷售的產品更好的東西。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竞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