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把微信的首批創意小游戲聚齊了,幫你解答一切疑惑 | 曉圓桌

小程序

2019-02-25 23:49

2018 年 11 月,微信公布了「創意小游戲計劃」,以鼓勵在玩法、美術、劇情、音樂方面擁有高創新性的小游戲,微信重申「小游戲的本質是創意」,而成功入選的創意小游戲將獲得創意標識,并在初始用戶、分成激勵和創意保護方面獲得扶持。

微信公開課 Pro 版公布了首批入選的 6 款創意小游戲:《跳舞的線》、《羽毛球高高手》、《英雄愛三國》、《五子大作戰》、《甜蜜糖果屋》和《蛇它蟲》。

知曉程序曾在第一時間對這些創意小游戲做過報道,這一次,我們邀請到了這 6 款創意小游戲的研發、美術、內容、產品等核心成員,討論了小游戲的研發、創意、收入,還討論了創意小游戲計劃為開發者帶來的激勵以及目前還存在的問題。

這是第一次將 6 個首批創意小游戲聚齊,并深入討論相關問題的線上圓桌。以下是對話實錄。

主持人:知曉程序

對話嘉賓:

趙子惠:旁趣工作室創始人,《甜蜜糖果屋》內容負責人

齊家晟:夢馬工作室主程序,夢馬負責《甜蜜糖果屋》的游戲策劃、美術、研發及運營

Hanks:《羽毛球高高手》產品經理

張羽青:《跳舞的線》內容負責人

姜小白:開新游戲 CEO,研發游戲《英雄愛三國》

判官:文藝復興工作室設計師,研發游戲《蛇它蟲》

江家棟:《五子大作戰》主策劃

知曉程序:非常高興能邀請到各位,雖然晚一點,還是祝賀各位成為微信官方認可的首批創意小游戲。第 1 個問題,看上去,各位的游戲都對傳統的玩法進行了大幅革新,請簡單介紹下你的游戲吧,并分享下你們的創意是怎么來的。

趙子惠:大家好,首先介紹一下我自己。我是《甜蜜糖果屋》的內容方面負責人,趙子惠。我們這款游戲是一款比較多元的小游戲,包含了內容與游戲本身。

《甜蜜糖果屋》是一款以愛情故事為題材的女性向卡牌游戲,是一個以小游戲與視頻內容相結合的全新產品。無論從玩法上還是視覺體驗上都做了很多創新。

項目立項開始,無論是從游戲的方向還是從內容的方向,我們都在探索圍繞的就是如何帶給用戶充分的沉浸感,創意的來源也是基于此,市場上雖女性向的游戲眾多,但真的能讓用戶感同身受的,打造出真實的幻境的很少。而真人的視頻展現方式,以如此長的能撐起一個偏劇情游戲更是一個空白點。大都是以美術實現「紙片人」。

因是女性向的愛情游戲,從劇情上,我們首先設立了四個男主,平行空間的創新故事架構,以現代、民國、明朝、未來作為平行空間的四個主題,每個主題下都有對應的男主和該時空的豐富劇情。

平行敘事在國內的影視內容角度也并不常見,因為架構很復雜,如果不是有交互來配合的話,展現起來難度也較大。在交互方式上,我們也做了更多創新的探索,比如:真人視頻的交互與花店中插花的交互是有劇情設計的關聯性的。簡單說,用戶會因為想看下一段劇情(跟男主談戀愛)而必須去完成所屬劇情的關鍵花語的插花動作。也設計了分支選擇,模仿手機的互動形式等。這些做法,都是圍繞著核心目的:沉浸感。劇情拍攝中,我們探索了幾種拍攝方式與視角。最終選擇了第一視角為講述方式,第一視角最大的感受就是:讓用戶深入其中。

Hanks:那你們的包不會很大嗎?

趙子惠:不會,我們都有優化處理預加載這些。

張羽青:我是《跳舞的線》的內容方面負責人,張羽青。

《跳舞的線》小游戲是獵豹移動源生 app 音樂游戲,一經推出風靡全球。游戲操作簡單,只用手指點擊屏幕即可,操作一根線,在音樂中不斷變換前進方向,仿佛在跳舞一般,所以起名叫《跳舞的線》。

▲《跳舞的線》有非常美的場景

當初在做《跳舞的線》時,也是針對了市面上的音樂游戲操作復雜,上手較難的痛點,將操作簡化做到了極致,只需要一根手指就可以操作,上手十分的容易,但是想要精通卻不簡單。這種易于上手,難于精通的形式也是我們當時追求的目標。同時,市面上大部分音樂游戲都是 2D 的,《跳舞的線》采用 3D 技術,一來是希望形成自己的特色,二來也是為團隊積累 3D 游戲經驗。

知曉程序:跳舞的線還是微信電競小游戲,有不少神操作選手。

張羽青:之前舉辦過微信大師賽,有很多大神呢。

姜小白:我也來說下,我們是《英雄愛三國》的研發,我們是專注做休閑競技類型的玩法的獨立游戲團隊,團隊規模不大。

▲《英雄愛三國》團隊重繪了「靈魂畫風版」的三國人物

我們團隊是 tcg 卡牌的深度愛好者,對三國文化也情有獨鐘,所以立項之初我們想結合這兩點做一款自己能長期玩下去,既簡單有足夠有深度的卡牌游戲,于是就有了《英雄愛三國》這款游戲。游戲的基礎玩法借鑒于《最終幻想》里面的卡牌小游戲「九宮幻卡」,我們在基礎上做了深度創作,結果也是令我們驚喜的。游戲的 gameplay 部分可以讓用戶沉迷很久。另外獨特的靈魂畫風也是我們引以為豪的部分,寥寥幾筆能夠盡顯三國英雄本色。

Hanks:《羽毛球高高手》是我們從同名手游移植到微信小游戲平臺上的游戲。選擇羽毛球的原因是我們認為羽毛球在世界上有廣泛的受眾基礎,且羽毛球相對其他足球籃球等熱門運動,在市場上的競品相對較少,算是一個細分藍海。

我們在實際設計和開發中,針對還原度和可玩性做了一些取舍的工作。我們追求的是在游戲的整體體驗上還原真實羽毛球運動,但是在具體的一些細節上,并不會一味地照搬真實羽毛球的機制來犧牲游戲的流暢性和可玩性。比如說游戲中角色跟場地的大小比例,一些揮拍的動作并不是完全模仿職業運動員的擊球動作,還有一場比賽的比分、局數等等。但是一些核心的體驗,我們還是希望能盡量往真實羽毛球的方向靠的。

判官:《蛇它蟲》創意來自于貪吃蛇,想把貪吃蛇轉化為回合制的解謎游戲。我們在發現重力的創意已經被 Snakebird 給使用了以后,又發現了掉頭的創意,于是發展出了蛇它蟲。

《蛇它蟲》之前也是 app 游戲,和《跳舞的線》一樣。App 版本只有 50 關,小游戲版本為了讓用戶更好上手,加了 31 關把前期的難度拉低。

江家棟:大家好,我是《五子大作戰》的策劃。在設計之初就想做個策略卡牌游戲,本身也是策略游戲的愛好者,一直在找到有新意的玩法。

▲《五子大作戰》有很多創意玩法

后來不經意間同事提到了五子棋,就聯想到小時候玩五子棋總會有如果能「多走一步」或「去掉對方一個棋子」之類的想法。而這些想法結合策略卡牌的玩法就有了現在的《五子大作戰》。

知曉程序:第 2 個問題,你是先開發手游再移植到小游戲,還是直接開發的小游戲?開發或移植中最大的困難是?你選擇小游戲的理由是什么?

判官:這個我先來吧,因為剛才也講到一些了。因為我們游戲比較簡單,所以移植的代碼方面很方便,雖然手游是 Unity 開發的,但轉到 Cocos 也只花了幾天的時間,主要精力還是放在設計新關卡上,大概花了一兩周的時間補充了這 31 關。

齊家晟:《甜蜜糖果屋》是直接開發的小游戲,因為項目啟動的時間點恰好是微信小游戲最火爆的時候,另外團隊有多年的 H5 游戲開發經驗和視頻拍攝經驗,所以就直接瞄準了微信小游戲平臺。

知曉程序:我聽說《甜蜜糖果屋》是兩個團隊一起做的,游戲團隊+視頻拍攝團隊,大家怎么碰撞到一起的?

齊家晟:《甜蜜糖果屋》創意的產生,要追溯到兩年前了。2017 年,「旁趣交互內容實驗室」遇上了擅長社交休閑游戲的「夢馬工作室」,雙方經過幾次深聊后,深感現代女性用戶對于愛與生活的向往及美好追求,決定共同圍繞女性用戶打造一系列高質量原創視頻內容和互動游戲,《甜蜜糖果屋》由此做為首款作品應運而生。

▲? 夢馬工作室(左)和旁趣交互. 圖片來自:Cocos

趙子惠:當時是我們有一些自己實驗性的內容。因為一直在研究交互內容方向。但內容需要找到一個更好的展現配合形式,那恰巧遇到了夢馬工作室,夢馬以深厚的技術開發背景和創意的實現可以一起很好的將內容與游戲相結合。所以我們等于一拍即合,立馬開始了合作與探索。

張羽青:《跳舞的線》是先開發的手游,再移至到小游戲。

開發過程中最大的困難莫過于 3D 技術在小游戲平臺上的實現,畢竟以前沒有類似的嘗試,有很多技術都需要自己一步一步的探索。例如在一些關卡因為有大量的骨骼動畫會導致游戲進行到那個場景時會變得特別卡頓,而卡頓對于音樂游戲來說是致命的,我們的技術團隊在類似的問題上進行了大量反復的嘗試,也作出一些妥協,最終還是實現了不錯的效果。

小游戲是最近新興的游戲平臺,我們認為,游戲在經歷了客戶端、網頁、手機等平臺后,下一個興起的平臺就是小游戲平臺。且這種輕量化,碎片化的游戲也越來越適應當下快速的生活節奏。所以我們選擇小游戲,希望能夠把握住這份機遇。

姜小白:《英雄愛三國》游戲立項是 2017 年 10 月份,那時候還沒有小游戲只有小程序,但是我們立項之初就是直接面對小游戲平臺,算是打了一些提前量,也有點賭成分在。

▲《三國》是游戲界取之不盡的題材. 圖片來自:Flickr

開發過程中的主要困難是我們原來是端游團隊,在做微信小游戲的時候,技術上、產品設計上要做很多思路要調整,以往的經驗不能用。選擇小游戲的理由之一是我們這種以 3-5 分鐘短時對局為核心樂趣的游戲天生就適合微信熟人之間玩,第二是依托于微信平臺,游戲能更好的傳播。

江家棟:《五子大作戰》最早是開發了 web 版本,準備上線微信公眾號時微信小游戲平臺上線,就移植到微信小游戲平臺。

我們公司主體是引擎開發, Cocos Creator 最早適配了微信小游戲,并且與微信小游戲同期上線,移植過程中還算順利,最大的困難應該算是開放域的接入,一開始接入的時候會有卡頓的現象發生,后面引擎提供了最佳適配方案,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

選擇小游戲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們部門是剛剛開始做游戲,另一方面也是恰好遇到微信小游戲的這個時間點。

Hanks:羽毛球高高手是先有的手游,也是去年團隊認為小游戲屬于未來的一個重點方向,所以開發重心轉向了小游戲。移植中最大的困難是小游戲性能和開發工具對于游戲動畫和音效的支持沒有手游那么好,以及小游戲對包體的閑置。

知曉程序:我們進入下一個問題,剛剛 Hanks 也很好奇,小游戲的限制,比如代碼包大小限制、性能等對游戲的影響大嗎?你如何平衡創意和小游戲體驗之間的矛盾?

《甜蜜糖果屋》先來?你們能在小游戲里放這么精美的視頻真的不多見。

齊家晟:《甜蜜糖果屋》主要是劇情視頻比較多,我們包體里面基本都是代碼,圖片素材和視頻都是云端加載的。團隊在視頻緩存,預加載,云端優化做了比較多的工作,得益于微信小游戲平臺和 cocos 引擎卓越的兼容性,趟的坑比較少。

姜小白:小游戲包體的大小是 4M。包體大小對我們沒影響,性能方面會稍微影響一些效果方面的東西,比如說涉及到加載和內存的一些限制不能做太復雜的特效,整體影響比較小,我們這一塊做的還不是很好,也還在優化。

▲ 小游戲需要在創意和性能間尋找平衡. 圖片來自:Forbes

Hanks:對于我們來說限制還是比較大的,我們為了讓小游戲的比賽體驗能夠盡量貼近還原手游版本,幾乎是重做了擊球算法,但是目前部分低端機型還是會出現比較明顯的卡頓情況。于是我們又增加了一個幀率監測的機制,如果比賽時幀率太低,會自動從 60 幀降到 30 幀。犧牲了一些精美度來保證操作的流暢性。

張羽青:《跳舞的線》也是遇到了性能的問題,尤其是部分關卡有大量的骨骼動畫,會降低幀率,變得卡頓,對于音樂游戲特別注重節奏來說,這是非常致命的。所以我們也做了一些妥協,降低了模型的面數和減少了骨骼動畫,以保證流暢性。

知曉程序:我們直接進入下一個問題:你的小游戲目前的用戶量和收入是怎樣的水平?在付費率和收入方面,小游戲和手游 app 的差距大嗎?這些差異更多是因為小游戲用戶的屬性,還是 iOS 目前的內購限制?

齊家晟:《甜蜜糖果》屋暫時沒有 app 游戲哈,未來可能會考慮做 app,iOS 以看廣告為主,Android 用戶以內購+廣告。

Hanks:這個我簡單說一下我的觀察吧,iOS 不能內購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影響方面,但是可能是因為小游戲的退出成本非常低,所以我覺得無形中是會增加玩家付費的心理門檻的。

判官:我們游戲平均玩家停留時間很低,因為難度爬升和關卡數量不多的關系,所以幾乎沒什么收入。蛇它蟲 app 版本也是以賺名聲然后融資為目標的。

▲ 跳一跳曾經在盒子上植入了耐克的廣告.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姜小白:我們只有內購付費,從活躍玩家的留存和付費來看差別不大。新增玩家小游戲端的留存會低一些,分析看來,應該是小游戲用戶更范導致的,我們游戲比較挑用戶。

知曉程序:說說創意小游戲計劃。入選創意小游戲計劃的過程是怎樣的?創意小游戲計劃為你帶來了什么?你最看重的是哪一點?

張羽青:當初微信推出創意小游戲計劃時,所有開發者在平臺上都會收到通知,我們在得到通知后也是積極準備申請流程,直至最終通過。

創意小游戲一方面為《跳舞的線》帶來了巨大的關注度和曝光,對于游戲的持續性是有非常積極的作用的。另一方面對我們整個公司團隊也是一種巨大的鼓勵,覺得一直以來辛苦的付出終于有了不錯的結果,也為我們接下來的開發提供了信心和動力,這點也是很重要的。

齊家晟:剛聽說開放了創意小游戲的入口我們就去申請了,微信 mp 后臺引導做的非常友好清晰,創意小游戲主要給游戲帶來了更多的關注和曝光,這些都是 CP 團隊最渴望的資源。

姜小白:我們是按正常流程去走的。創意小游戲給我們帶來了一批種子用戶,對我們這樣一個堅持做獨立游戲的團隊來說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我們的產品能獲得更多玩家的認可,給與了我們團隊極大的鼓勵。

知曉程序:創意小游戲經微信審核后由品鑒團來評選,這個思路和很多游戲平臺的做法是不同的。你怎么評價這種評價機制?它可能會對小游戲開發有哪些影響?

趙子惠:首先感覺會更加客觀吧。在被評選成創意小游戲時,看到這些評語,團隊的伙伴們感覺受到很強的鼓舞。因為在國內,一直的感受就是雖然大家都在鼓勵創意,有創意且做出來又是一件很艱難的事,因為他意味著要付出比別的團隊更多的辛苦和不確定的認可,無論從腦力還是體力。

《甜蜜糖果屋》因是一款偏視頻類的游戲,我們在內容上需要拍攝。創作劇本大概用了 3 個多月,拍攝周期大概也有 1 個多月,還不包括后期的處理剪輯與產品上的配合之類。內容上,我們動用的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電影拍攝團隊,但大家在探索視角與內容的展示的時候都探索了很久,廢了很多的內容。所以,當創意得到了一些認可,對于我們而言,是一種很強的鼓勵。鼓勵著我們勇敢的往更深的更新穎的方向上去探索。

▲ 游戲分享平臺 Taptap 用編輯推薦和用戶評分來推薦游戲. 圖片來自:Taptap

姜小白:我們自己并沒有去關注評選機制,我們認為專注的把產品做好,打磨到極致,做到自己喜歡玩是最重要的。

判官:我認為還是應該對小游戲建立健康的評價機制,智能推薦機制,形成良性循環。而搞一些官方評審團推薦那么幾個游戲,對于整個小游戲的市場抄襲換皮亂象是杯水車薪的。微信在公眾號方面做得非常好,形成了良性循環,希望在小游戲上面也能有更好的審核機制,更好的管理體系,才能長治久安。

上一個問題我也還沒有回答,我們剛開始并不知道這個消息,是發行商電魂告訴我們的,然后就準備了一下兵者和蛇它蟲的資料提交上去了。我個人覺得這個機制是很不合理的,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都不會有效。

知曉程序:希望您能展開講講。

判官:目前 App Store 都已經做了智能推薦了,Steam 和 TapTap 的成功也已經驗證了這種方式,長期的給好的游戲細水長流的優質用戶才是幫助他們占領市場的關鍵。

而短期的一波流量其實用處一般,完全無法和小游戲現在的那些分享裂變、廣告投放、產品矩陣來抗衡的。

▲ Apple Store 的編輯推薦. 圖片來自:Apple

而且很多游戲是小眾的,繁榮而又細分的小眾優質游戲才是整個行業往前發展的動力,但現在小眾的游戲在小游戲是沒有生存空間的,因為小眾意味著留存低,分享裂變率帝,廣告轉化率低。

這種市場最后就會演變成只有最賺錢的游戲才能生存,改變這個現狀靠每幾個月評審出來幾個游戲推薦一下是杯水車薪。

Hanks:(短期的一波流量)還很容易把服務器搞崩 ??。

品鑒團這個感覺其實有點精英化了,小游戲符合業內人士的口味其實未必符合廣大群眾的口味,尤其是對于游戲上手難度這個方面。不過如果微信能建立起一個比較權威的機制,類似 TAPTAP 推薦那樣,并且把這個推薦機制做到微信的流量入口中才能對小游戲開發者真正起到幫助。

張羽青:這個機制其實也是有利有弊,就類似于現在很多選秀節目,有專業評審,有媒體評審,也有大眾投票一樣。專業評審能從專業角度來看,但是往往頁不能代表所有玩家的口味。

Hanks:在當前的生態下,帶有社交玩法的小游戲會更吃香一些,我認為這也是微信想看到的小游戲生態。游戲只是一個載體,它希望帶動的是用戶社交互動。

張羽青:這點同意。

姜小白:比較認同這一點。

知曉程序:這種情況會對小游戲有哪些影響?所以小游戲會是一個和其他游戲平臺都不一樣的市場?

Hanks:純單機的游戲如果想在小游戲平臺長線運營,可能需要對玩法進行一些社交化的改造,否則依靠本身的創意和品質很可能最后就是一波流,除非你是跳一跳。

即使是跳一跳也加入了合作玩法。

▲ 社交性是小游戲不同于其他游戲平臺的特點. 圖片來自:Unsplash

姜小白:小游戲女性用戶比例很高,社交屬性比較強,對游戲性的關注不如 app 端高。我們發現很多小游戲用戶一上來就在世界頻道聊天,這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

知曉程序:我們來討論下一個問題,剛剛小白老師也提到一些。微信公開課上曾經說過「app 游戲的移植和復刻并不是小游戲」,同時也提到,有針對性地小游戲化的移植也需要創新。在你看來,小游戲和手游 app 最大的區別是什么?針對這些區別開發小游戲,你有什么心得?

姜小白:在我們產品里面小游戲和 app 最大的區別在于小游戲用戶有很大的社交屬性,希望跟朋友一起玩游戲,也希望能在游戲里面認識更多新的朋友,而 app 用戶會更多的在意游戲的 gameplay 部分。我們花了很多精力去設計一些讓玩家交互起來的玩法,這一點我們未來還會再繼續努力去深入挖掘。

Hanks:俺也一樣。我們在后臺獲得的反饋最多的也是希望能跟好友一起玩。

張羽青:《跳舞的線》也是一樣,小游戲里我們增加了對戰玩法,而對戰玩法占老玩家游戲時間的 60% 以上。我們游戲也是女性用戶偏高。

齊家晟:小游戲女性用戶占比確實比其他游戲平臺高一些,這也是我們選擇女性向游戲的原因之一。

知曉程序:最后一個問題。對于有志于入選創意小游戲的團隊,你想對他們說什么?

Hanks:趕緊提交申請。

判官:把游戲創意確實做好了,再提交申請哦。

姜小白:我們也還在起步階段,如果要說的話,大家用心做好游戲,特別關注微信提供的幾個數據指標,另外少一些套路化的東西。

齊家晟:堅持做好玩的游戲。

Hanks:開了個玩笑,其實就是不要沖著創意小游戲這個名頭去做,質量有了這個名頭會自己來找你。

其實入選創意團隊,平臺評審本質上還是要看游戲品質,但是從開發者的角度出發,還是要注重變現的策略。不然流量來了,盈利甚少,叫好不叫座,對于開發者而言也是一種損失吧。

江家棟:我們新人也談不上建議,就是認真做好游戲吧~

張羽青:希望他們能夠成功入選吧,另外也想和他們說,入選創意小游戲并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起點,需要以更加高的標準要求對待自己的游戲,優化與創新永不停歇。

知曉程序:好的,非常感謝大家的無私分享。

影響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費電子產品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竞彩网站